纪央

青行刀

灯姐:从我灯上下来。 (╯‵□′)╯︵┴─┴

刀:你先还我刀。

【伞修/微all叶】人格战争

大概就是叶修无意间分裂出一个苏沐秋(大雾)
不太会写伞哥所以其实不是真的伞哥
祝食用愉快
1
兴欣夺冠后,叶修前所未有的放松下来了。
  
他躺在床上,十年的种种在脑海中闪现,他亲手建立了一个王朝,又率领新的战队重新屹立在荣耀的巅峰。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取得的成绩的确值得骄傲。

纷乱的思绪兜兜转转,一如既往的停留在了十年前的那一天。

那段时光是他一生里最烂漫最鲜亮的回忆,却在那一天湮灭了。
  
所以说,总归还是有遗憾的,他依然放不下,比如说,在最开始就留下一局的纪录。
  
最后,叶修还是沉沉的睡去了。
  
谁知却差点没能醒过来。

2
  
叶修是被亮光晃醒的。
  
前一天拉窗帘了吧?他迷迷糊糊的想,又懒得去管,索性拉起被子,刚要把头蒙上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双脚。
  
一双男人的脚,赤裸着,站在床边。
  
如同不小心把水壶打翻,瞬间大脑来不及做出反应,于是便呆呆的看着滚烫的热水蜿蜒流淌----叶修面无表情的维持了半天往上拽被子的动作。
  
然后,脚的主人蹲下了身子。 十八岁的少年有着一双灵动的眸子,带着放肆偏又亲切得不得了的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叶修沉默的看着他。
  
他笑眯眯的继续给叶修顺毛,一下,又一下。
  
难道哥在睡觉的时候挂了……还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叶修有些纳闷,揉了揉眼睛。
  
没错,哥没看错。
  
叶修突然想抽烟,想了想,却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沐秋啊……”
  
少年应声停下了动作:“叫我呀?”
  
靠,哥不叫你还能叫谁,这里还有第三个人么。叶修莫名的涌上一股心火,一种涌动不止抓心挠肝的奇怪的情绪。
  
于是他一把抱住了对方,力道之大仿佛要把对方揉进骨血。情绪太过激动导致大脑充血发出嗡鸣声,思维一片混乱,有太多想说的话,却都哽在了喉咙里,只剩下一句……
  
“沐秋……我很想你。”
  
满室突然溢满了水光,叶修听见少年轻声叹了一口气,如水光般清淡,带着浅浅无奈和细细忧郁,然后回抱叶修。
  
“我也很想你。”
  
他没有看到少年晦暗的神色。
  
3
  
叶修发现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四周白茫茫一片,只有一张床摆在正中间,床单和被子都是白色的,一尘不染。
  
叶修问这是哪里,难不成真是阴曹地府。
  
苏沐秋神秘一笑,不可说。
  
不说就不说,叶修向来随遇而安。久别重逢的喜悦过后,叶修瞬间黄少天附体,絮絮叨叨的说着这十年发生的事。
  
他没有问苏沐秋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似乎潜意识里就认可了这种合理性。
 
一场场的胜利被叶修轻描淡写的带过,但苏沐秋却分明从他的只言片语中看到了被称为斗神的一叶之秋手中却邪光华冽冽,划裂了一个时代的繁荣。
  
他们像十年前一样,在房间里席地而坐,聊着彼此心中的荣耀。
  
不对。
  
越往下说越觉得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的声音一直在叫嚣。
  
错了,坏掉了。
  
这浮生万物千般变化,叶修唯独不会错认苏沐秋。
  
叶修不由得感觉到了冰冷,冷得发抖,那冰冷下又有着什么在涌动,终轰然一声掀起了狂流。
  
“不对!”叶修蓦地站起来,声音之大甚至吓了他自己一跳。
  
“你不是苏沐秋。”
  
4
  
“我从未说过我是。但你认为我是,我就是。”
  
“叶修,现在你该明白了,这里是你的内心。”
  
叶修的大脑瞬间剧痛,周围环境开始变的扭曲,摇曳的视野重重一震,深藏于记忆深处的那一天再次浮现……
  
有的人在时,便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到仿佛那是清晨起来便要穿衣服一般自然,然而等他不在了,才发现少掉的绝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颗心。
  
很老的一段话,但叶修在那一天才真正了解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痛。他受到的打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于是身体本能的规避痛苦,硬是生生剥离了这段情感,诞生了他。
  
叶修心情复杂的望向他,明明是苏沐秋的模样,其实却是另一个自己。
  
“既然这里是我的内心,那我又该怎样离开这里?”
  
苏沐秋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双眼里流淌的笑意也瞬时平息。他靠近叶修,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将对方的额头贴近他的,两人的脸颊腻在一起,然后他轻轻摩挲,向叶修的耳朵吹着热气:“十年来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怎么舍得让你走呢。”
  
“接下来你的身体,就由我来掌管。”
  
5
  
苏沐秋消失了。
  
叶修尝试了各种夺回身体掌控权的办法,均以失败告终。
  
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他闭着眼睛,忽然感觉到有点冷,于是胡乱的挥起手打算把被子拽起来,却突然听到有人闷哼一声。
  
叶修一下子惊醒,看见苏沐秋捂着嘴角,面色不善。
  
突然,苏沐秋又笑了,可能是叶修懵懵的样子娱乐到了他。他胡乱揉了几下叶修的头发:“联络一下感情,怎么,反应这么大?”
  
这下子叶修总算明白他刚才要做什么了。果然,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这几年把这人憋坏了吧,发起疯来连自己都上,简直禽兽orz。
  
……尤其还顶着一张苏沐秋的脸,真犯规。
  
“哥警告你,别用哥的身体干坏事。”
  
“真可惜,我现在用不了你的身体,只能感受到外面发生的事。”
  
“哎呀真是太可惜了呢。”
  
“你的意识太强了,建议你放松下来,好让我接手啊。”
  
“……你觉得哥傻么。”
  
“是挺傻的,如果咱们接着这么僵持下去的话,再过几天,你就该脑死亡了。”
  
6
  
“你住院了。”
  
“来了很多人陪你,有一个妹子,长得可漂亮了,就是特别爱哭,眼睛一直肿着没消过,看得我怪心疼的。”
  
“还有一个像自闭症的,长得也好看,有时候在你床边一坐就坐一天,一直看着你,却什么也不说。”
  
“另外一个和他简直是天壤之别,能对着毫无反应的你说一天。”
  
“有一个像犯罪分子,他来了护士都不敢进,好像你欠了他好多钱似的,一副想要掐死你,又怕掐死了血本无归的样子…………”
  
这几天苏沐秋一回来就和叶修描述外面的事,叶修听完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全是波澜。
  
“说这些干嘛?刺激哥?你越刺激哥,哥越不想把身体交给你啊!”叶修摆出嘲讽脸,黑白分明的瞳仁清清楚楚的传递出“你是傻吗”。
  
“……我也觉得我挺傻的。”苏沐秋笑得有些哀伤。他伸手抚上叶修的脸庞,叶修才发现他的指尖已经变得透明。
  
“你已经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了,其实一直在纠结的事情也不过如此,对不对?”
  
“你彻底放下的时候,我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这些天叶修一个人的时候都会仔细的思考,他现在有了理解和支持他事业的家人,有最出色的队友和对手。那么多的人一直都在默默关怀着他,而放不过他的,其实是他自己。
  
我要回去,沐秋,我还要打荣耀。
  
还有人在等着我。
  
四周白光突然变得极其明亮,苏沐秋大半个身子已经变得透明,叶修明明已经看不清他的脸,却觉得他在对他笑,难以说清喜悦与否,又含着淡淡的释然。接着他张开双臂,拥住叶修的同时,消失在了他的身体里……
  
7
  
叶修醒过来时,就看见满目的白色,白的墙,白的窗帘,白的被单。
  
他侧头,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床边,衬衫袖口卷起来,左右极其对称,正在专心致志的削苹果,苹果皮从头到尾都没有断过。
  
“真厉害呀,张新杰大大。”叶修忍不住赞叹道。
  
张新杰听罢淡定的把苹果放到果盘里,然后按下护士铃,叶修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竟有些憔悴。
  
“距离医生说到那时候你再不醒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还有8小时5分37秒。”
  
呼……好险,叶修不禁有些后怕,原来他不是在吓唬自己。
  
“那啥……谢谢……”
  
突如其来的感谢吓了张新杰一跳,看着他投过来的惊疑不定的眼神,叶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这些年,幸好有你们在。

end

【all叶】叶修体内的免疫调节

各种细胞拟人,第一次写同人大概会有ooc(嘤嘤)
不知道梗有没有重复……欢迎捉虫
祝大家食用愉快 (ฅ>ω<*ฅ)

一小群病菌暗搓搓的侵入了叶修的身体。

这个人皮肤辣么白,一看就不怎么运动,我们很快就会取得胜利,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此时它们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甜。

第一个出现的在它们面前的是韩·吞噬细胞·文清。(明明属于白细胞脸却很黑?大雾)

“嘤嘤嘤嘤……这个细胞好可怕,我们把钱包都交给他吧……”

“笨死了,我们菌哪来的钱包……不过,真的好可怕……”

菌们秒怂,纷纷暴露出自身的抗原决定簇:“大哥……这个给你。QWQ”

韩文清冷冷的哼了一声:“没出息。”不知道是在说这些病菌还是不爱锻炼免疫力低下的某人,然后黑着脸把它们赶到了蓝·T细胞·雨。

初战病菌们大受打击,不过作为有理想有志气的菌,它们表示这不算什么。前方等待着它们的是黄·效应T细胞·少天和喻·T淋巴细胞·文洲,后者一直在对它们^_^,一看就是一个十分温柔的细胞。

尽管如此,菌们还是莫名觉得背后有一丝凉意,于是它们又怂了,并飞快的躲进了旁边的一个细胞里,也只有这种行为体现了病菌的尊严。

“队长!!它们进到叶修里/面去了!!!!”

“少天,注意用词。^_^”

“哼,混蛋病菌,竟敢躲起来,看本剑圣的!”黄少天一个三段斩加速冲就到了病菌躲进的细胞里,开始他最擅长的诱导细胞凋亡-----喷垃圾话。

“哎我说你们这些病菌有本事进去你们有本事出来呀!不打算出来了吗?话说你这个细胞真是太不争气了,它们要进你就让进嘛,不会反抗嘛,这样的话我虽然很心疼毕竟你是老叶的一部分,但为了大局只好让你去死了,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呀!你看看你现在半死不活的得浪费多少ATP,你不感到惭愧吗?所以说你还是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细胞:“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然后它自杀了。

病菌:“!!还有这种操作?!”

“王队,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喻文洲表示自己已经记住了这种病菌,如果还敢进来的话……呵呵。

王·浆细胞·杰希发出了星星射线,一大波抗体袭向晕头转向的病菌,它们只注意到了有什么不对称的东西闪过去了,然后就被黏成了一团。

据某不知名的细胞透露,杰西卡大大发出的抗体又称凝集素,抗毒素,溶解素,沉淀素等等,不愧是变幻莫测的魔术师呢。

“韩队,麻烦你了。”我们可怜的病菌又回到了原点。

韩文清一脸嫌弃,但还是把它们都吃掉了。

保卫叶修作战,成功。

“唔……”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觉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却又记不清具体内容了。

有人轻轻敲门。

“进来吧……啊,是沐橙啊。”

“昨天看你有点咳嗽,给你找了些药。最近流感很严重啊,果果也发烧了。”苏沐橙一脸担忧。

“哥没事。”叶修一点也不难受,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End

没带小周玩……大家觉得他像什么呐?